莊偉平。圖片來源:惠東縣政府網站
  南都訊 昨日,惠東縣原副縣長莊偉平在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。他被控受賄罪,涉及金額百萬元。審理後,法官當庭判決莊偉平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,並沒收非法所得。    
  該案在惠州中院最大的刑一庭審理。惠州市部分黨代表、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以及市直國土、規劃、房產等部門有關人員,主管城建的副區長、副縣長等共400多人參加了旁聽。
  公訴機關指控莊偉平收受惠東兩個老闆,共四筆款項,總額為115.5萬元人民幣、港幣5萬元。
  在庭審中,莊偉平聘請了律師為他進行辯護。他對公訴機關的指控表示認罪,莊自稱,不懂法,不學法,做了違法的事,給國家的工作人員形象造成了損害,給家人造成了傷害。對不起黨、對不起政府、對不起組織、對不起家人。“我非常後悔,非常內疚。我請求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能對我從寬處理,給我改過自新的機會。”莊偉平幾乎要哭了起來。
  少見的是,法庭經過短暫的休庭之後,立即進行了宣判,認為告人莊偉平存在索賄行為,依法應當從重處罰。其因嚴重違紀被調查期間,如實供述辦案機關還未掌握的犯罪事實,是自首,依法可對其減輕處罰。歸案後積極退清全部贓款,悔罪態度好,依法可對其酌情從輕處罰。以受賄罪,判處莊有期徒刑6年6個月。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萬元;非法所得人民幣115.5萬元、港幣5萬元予以沒收,上繳國庫。
  他罪狀
  A 暗示要買車 老闆送來30萬元
  根據起訴書,莊偉平從2011年1月起擔任惠州市惠東縣人民政府副縣長,分管城鄉規劃建設、城市公用事業、市政工程、城市配套工程等,直到2013年11月,被紀委調查。
  公訴機關指控莊偉平收受惠東兩個老闆,共四筆款項,總額為115.5萬元人民幣、港幣5萬元。
  第一個老闆是惠東南山某有限公司老闆陳某。法庭調查顯示,陳某此前在惠東政府部門工作,下海經商後搞工程。莊偉平1994年就認識了陳某。陳某證詞說,他送錢給莊,是想得到工程方面的照顧。而陳某的大方出手,也深得莊的“欣賞”。
  庭審顯示,2012年5月,因為惠東縣車改,莊偉平想買一輛皇冠3.0轎車,但又不想自己出錢,就打電話給陳某,陳某也有一部皇冠3.0。莊推說,機關車改,自己看中一輛價值30萬元的二手皇冠3.0,想買,問陳某這車好不好開。其實,莊偉平是暗示陳某送輛車給自已。聽聞此言,陳心領神會,認為可以趁機與莊偉平搞好關係。幾天后,陳某約莊見面,在惠東縣南湖公園後門處將30萬元交給莊偉平。
  B 污水處理廠工程 兩次索財約30萬
  作為回報,莊偉平利用職務便利,將惠東巽寮污水處理廠的“三通一平”基礎工程的投標情況告訴陳某,結果陳某中標。
  2012年十月,莊偉平告知陳某,他參加基建的南湖公園升級改造工程的工程款要500萬元,但縣財政只能夠先付200萬元,他向陳索要20萬元人民幣、5萬元港幣,作為回報,承諾可以為他爭取再撥付200萬元工程款。陳某欣然同意。
  拿到錢後,莊指示縣財政局局長重點關照陳某,在後來惠東縣人大常委會召開的專題討論會上,又極力要求縣裡將工程款儘快給付承包商。在莊偉平的斡旋下,縣財政先後快速將400萬元工程款撥付給陳某。
  2013年5月底,在惠州市的組織下,莊偉平到廣州學習,其間他打電話給陳某說沒帶錢,要陳某打5萬元用於個人開銷。
  陳某為了以後能繼續得到莊偉平的關照,當即答應了莊的要求。6月2日,陳某從銀行提取5萬元人民幣交給莊偉平的司機盧某泉,由盧某泉將這5萬元存入莊偉平名下的工商銀行卡裡。
  C 已有人預訂的房子 強迫開發商四折賣給他
  最後一筆索賄顯示了莊偉平的膽大、囂張。
  2012年8月期間,莊偉平想買房,看中了惠東縣城新小區“歐洲城”一套頂層複式面積近兩百平方米的單元。
  莊偉平找到開發商劉某,劉某稱可以市場價的四折出售給莊。為公司做賬方便,劉某叫莊先付全款,然後他再退回六成的錢。
  但是由於莊所看中的房子已經被別人預訂,老闆劉某叫莊另選一套。莊偉平為此不高興,非要這套不可。劉某不好得罪莊,只好將別人已經定好的房市值97萬多元,以四折賣給了莊。當然,莊是以別人的名義購買的。
  老闆劉某收了全款後,按約定要退回莊六成即64.5萬元。劉某作證說,公司因為一時資金周轉不暢,退錢慢了,莊偉平找回來,表示很生氣,責怪劉某沒信譽。
  劉某稱,聽聞此言,他覺得很害怕,當天連中午飯都沒吃就立即籌錢退回給莊。劉某表示,小區開發建設以及周邊市政工程配套設施,都需要找莊協調、照顧,所以不敢得罪莊偉平,要滿足他的要求。
  庭審顯示,實際上,拿到這四筆錢後,莊偉平都交給了一名溫姓女子。莊在法庭上自稱,2009年買了別墅、檔口,借了別人的錢,索要的錢用於還債。
  他印象
  同事眼中,他隨和親近商人眼中,他“很敢”索賄
  昨日,許多曾經在莊偉平身邊工作過的惠東幹部,大多已知道他的案件正在惠州中院開庭審理。由於平日莊偉平態度隨和、體恤下屬,一些幹部希望他獲輕判。不過,與莊偉平有過交道的商人們,知道他被判6年6個月,卻覺得太輕,因為在惠東房地產發展最迅猛的幾年時間里,他手握大權且索賄受賄“手很長,很敢”。
  時常犒勞下屬
  阿友(化名)曾經在稔山鎮與時任鎮委書記的莊偉平有過交集。有一次阿友和眾多同事遠行出差歸來,莊偉平主動與出差人員打招呼:“小伙子,累不累啊,你們辛苦了……”
  阿友稱,莊偉平工作十分賣力,許多事情親力親為,這應該是他一路獲得不斷晉升的重要因素。由於做過教師,阿友認為莊平日溫文爾雅,待人接物彬彬有禮。阿友還認為莊偉平是一名比較有人情味的領導,在他手下工作過的人,多有吃過他請客的飯。
  在住建部門工作的小德(化名),在莊偉平被抓之前,一直認為他是一名很有涵養和前途的領導,對他淪為階下囚感到“很意外”。不過,自莊偉平被帶走調查之後,最誇張的傳聞是,莊偉平同時與4名女子保持不正當關係。緋聞傳播者認為,莊偉平被拉下水或許與這些女子有關。
  與莊偉平的緋聞形成對應的是,庭審顯示,在莊偉平的4筆索賄中,拿到錢後他都交給了一名溫姓的女子。
  與房產一道膨脹
  莊偉平的履歷顯示,他於1960年出生於惠城區,大專學歷;1981年7月參加工作,在惠城區橫瀝中心小學任教;直到1995年11月後,才任稔山鎮黨委書記。阿友認為,莊偉平混跡官場14年才官至正科,不算火箭速度,而且在其任職稔山期間,正值惠東走私沒落,他應該還算相對清廉。
  在鎮街歷練多年之後,2000年11月,莊偉平終於擠進了縣城,任惠東縣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局長。在這一職務上,阿友認為莊做得最多的事,是幫助外來和本地進城務工人員找工作,他對當時的就業工作是有貢獻的。
  坊間認為,莊偉平真正手握實權逐漸走向墮落,應該從2007年開始。2007年5月後,莊偉平獲任作為惠東縣城的平山街道黨工委書記。作為全縣最發達鎮街的一把手,坊間認為他對縣城一些項目應該有所干預和涉及。商界許多人士則表示,大家在此期間要對莊偉平拜碼頭的機會不多,對他的認識也比較模糊,主要原因是他當時可能比較低調,而且手中權柄不大。
  2010年12月,莊偉平升任惠東縣人民政府副縣長,分管城鄉規劃建設、房產管理、環境保護、市容環境衛生、城市公用事業、城市供水、城市燃氣、代建項目管理工作等。此時,惠東與全國各地一樣,正處於房地產的快速發展期,莊偉平所分管的領域素來被視為“肥肉”。
  “他的手很長”
  談及莊偉平在任副縣長期間的作為,一名房地產商表示:“圈子裡的人都知道,他的手很長,也就是很敢的意思”。昨日,多名房地產界的人士認為莊偉平在副縣長任上,索賄和受賄十分瘋狂,他只獲刑6年多,應該是輕判了。
  商界人士表示,莊偉平升任副縣長後,正值惠東房地產、市政建設高峰,莊偉平面對利誘難以把持,自我膨脹到了公然索賄的地步。昨日庭審所顯示的多個索賄細節,恰好印證了商人們的說法。
  有分析人士表示,除了腐敗之外,莊偉平的不作為縱容了惠東縣城違建叢生的狀態,導致惠東縣城城建面貌成為惠州各縣區最凌亂不堪的政府駐地之一。一不願具名的房地產商表示,2010年至2013年,是惠東蕉田、三聯以及大嶺鎮鎮街附近土地非法買賣和違建最瘋狂的時期,各路人馬通過賄賂等手段設法買通官員將違建變成了合法建築。與此同時,莊偉平治下的住建等部門“檢查很賣力”。這名商人表示房產界人士就此認為莊偉平的“手很長”。不過該商人表示,拿了錢後他“一般都會把事情辦好”。
  2013年,第三巡視組巡視惠州。8月初,時任惠東縣政府副縣長的莊偉平被紀委部門帶走調查。至此,莊偉平從一名小學教師一路升至副縣長的官場傳奇,戛然而止。
  法槌已經落定,幸運的是,莊偉平分管的眾多部門,至今尚還平靜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張廣軍 羅煜明 通訊員 丁祥雄 盧思瑩 潘子璐
(原標題:索賄百餘萬 惠東原副縣長獲刑6年半)
創作者介紹

太極拳

az09azpis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